插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原来我只是个鬼

发布时间:2020-04-21 18:01:49 阅读: 来源:插销厂家

却忽然忘记了是怎样的一个开始,在那个古老的乡村夏日不回来的势头中,我踏上了前往城里的道路,也许此刻的回忆应该是这样的:一个来自山区的小伙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某名牌大学W大,而这位少年喜欢在黑暗中叼着一根半点燃的烟,青色的烟一圈一圈地飘在上空,正为学费发愁。最终,这个少年的父亲还是交出了家里的全部口粮。现在,我带着一份对大城市的憧憬来到了W大。

刚进门,一个学长拉住了我,解决了我的大问题。“同学,由于我们学校的宿舍紧张,如果你愿意搬到148号,学校给你免费,你看怎样?”他带着学校派给任务问我。看他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我不禁好奇。

为了省钱的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了。搬到148号宿舍,我才知道其中的原因。148号宿舍没有人愿意住,它所处一楼,常年潮湿,生虫子较多,又生阴风,有太阳就相当于没太阳,昏沉的地段。关键的是门牌号还不吉利,148,要死吧,谁愿意住在这个底层又不吉利的地方,只有想我这个底层来的子弟才配的上这样的一个地方吧。可笑的是相同地段的149号,却是1000块学期一个价位。主要啊还是有人愿意住。

与我有一样情况而来的有少飞,和云图三个人。

大半夜里,少飞喜欢严肃的开玩笑,总是一半张脸处于昏暗的灯光下,另半张脸抹去在黑暗之中,他老是阴笑着。他低沉沙哑地说:“江楠,你知道为啥没人住在148号,主要是148号闹鬼!”我心头一惊,看着他的白牙在微光下像是要吃人的模样,不免有些紧张了。

“嘿嘿,我在和你开玩笑呢。”他探过头靠近我微微笑着,一脸的戏谑。

我黑着脸,一拳轻轻打在了他的脸颊上。“你以后再开这样的玩笑,我弄死你!”

“切,你个大老爷们还怕鬼。”他不还好意望着我,像是瞧不起我的样子。我没搭理他,宿舍就我们三个人,我可不想和他关系闹不好。

“睡觉。”本来要接着讽刺我的少飞被云图一句话堵住了,只好悻悻地关上了灯。

此时的我很感激云图,用了很小的声音说了一句:“谢谢。”

云图回头白了我一眼,充满着血丝的眼睛直直瞪着我,更像是怨鬼。“我告诉你,少飞讲的都是真的,不信的话,你就睁着眼睛等到半夜。”

我冒出一身冷汗。“胆小鬼。”少飞趁机又讽刺了我几句。

宿舍的灯熄后,夜的黑色被拉成了一张床。我双手垫在头的下面,躺在床上。窗边的阴风阵阵袭来。马蛋,为了省钱,我居然上了学长套子。为什么他们两个人明知道有鬼怎么还住进来呢?漆黑的夜,因为隔壁的灯火在阴风下摇曳着,树的影子洒在了窗户上,是一道人影,斑斓的舞动着,阴风更像是凄厉的叫喊声。我赶紧闭上了眼,身上被什么给压住一样,动弹不得。冷冷的感觉靠近了我的身体上,拨开了我的衣服,对我进行着侵犯,我紧张致命地呆滞着,希望赶紧结束。也不知何时我便睡着。

梦里,我看见一具几乎腐烂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在大火中承受着痛苦,看着那只鬼的脂肪从皮肤慢慢渗透出来,火烫着脂肪就是油烤的声音,他向我靠近。

梦醒来,第二天的早上,我的枕头湿透了。他们都去上课了,连叫都没有叫我。我在床头点了一根烟,心里埋怨他们。烟熄了,可是我没有冷下去,留下冷冷的烟蒂,去上课了。

学校林子大,经过教学楼全都是昏沉的树荫。

风翻着叶枝发出呼啦啦的声响和沙沙的声音,“有人吗?”这里除了我居然还会有别人,是一个女孩的声音,我心头一怔。一双冰凉的手从背后搭在了我的肩上,我的身体抖了抖。转身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乌着面色,样子好看,发紫的手指清晰可见。我卷着课本,赶紧跑走,赶到了教学楼。少飞和云图早早坐在那里听着课,老师冷着脸让我进来。

“你们什么时候串通一气了,不叫我起床!”我没好气问着他们。

作者寄语:这个类型真的是第一次写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易轶

北京离婚咨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