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医调委能否化解医患纠纷

发布时间:2020-07-13 18:30:41 阅读: 来源:插销厂家

近年来,暴力“伤医”事件频发,医患之间如何才能走出愤怒?

遭遇医疗纠纷之后,一些人为何都选择了“闹”?

运行十余年的南阳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试图探寻解决医患纠纷的有效途径。

谁刺“伤”了医者心

6月2日凌晨4点,位于长沙的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发生一起暴力伤医事件:一名患者因抢救无效死亡,主管医生和一名怀孕5个月护士被患者家属殴打致伤。此事引发社会强烈关注。

这起“伤医事件”之前,辱医、伤医、杀医事件已多次发生。

2011年9月,患者王宝洺手持菜刀将北京同仁医院医生徐文连砍17刀。2012年5月,陕西横山县百信医院院长被迫带领全院40余名医护人员为一死亡患者下跪磕头。2013年10月25日,浙江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的3名医生在门诊室被一名男子捅伤,其中耳鼻喉科主任医师王云杰因抢救无效死亡,另外2人受伤。

在河南一些医院门前,也不时可以看到患者和家属聚集封门、挂着条幅声讨的激烈场面,甚至棺木堵门、门口设灵台、放鞭炮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近年来,社会上“伤医”、“杀医”事件屡见不鲜,对医疗人员的人身安全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医患关系紧张已经成为突出问题。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被媒体报道的全国伤医案件已发生近30起,在这些事件背后,是医患双方沉重的伤痛和阴影。

来自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医疗机构门诊接待数量为73亿人次,发生医疗纠纷为7万件左右。

5月27日,南阳市卫生局医政科科长杨运清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虽然7万件医疗纠纷在就诊数量中的占比并不高,但每发生一起,都会令眼下紧张的医患关系雪上加霜。近年来,随着医疗卫生事业的壮大,看病人数的增多,医疗事故赔偿纠纷呈高发趋势,医患紧张关系、医患矛盾成为一个难以调和的社会问题。南阳市的绝大多数医院都遭遇过形形色色的医疗纠纷,处理稍有不慎极容易引发“民转刑”案件和群体性“医闹”事件。

“温岭杀医案”激怒了全国众多医护人员,“抗拒暴力”、“保障医护人员安全”的声讨此起彼伏。医护人员维权行为获得公安部回应:对暴力伤医行为坚决“零容忍”。

暴力伤医事件频发,让医护人员伤了心。2012年10月,中国医师协会曾召开以“和谐医患,反对暴力”为主题的座谈会。与会医院代表认为,当前医学界士气低落,广大医务人员心灰意冷。

他们为何要“闹”?

5月28日,记者在南阳市一家医院遇到了前来复查的于先生,他讲述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

“在医院,你问医生什么问题,他一般都懒得搭理你。令人生气!”今年4月份刚经历过一次医疗事故的于先生说,他在一家医院做了结肠切除术,术后却一直肚疼,后换了一家医院检查,发现是医生在手术中切错了位置。但原来做手术的医院不承认手术失败,没办法,只好组织了一帮亲戚到医院围攻,最后在南阳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协调下,医院做了赔偿了事。

于先生说,一旦发生医疗纠纷,患者一方处于弱势,没有人来替患者撑腰。找医院协商?医院一般都不承认失误;找卫生局投诉?他们都是一家人,肯定不会偏向患者;走法律诉讼?时间太漫长了!所以,对于患者来说,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闹”,只有这样,医院才会坐下来和你谈判。

相对于患者的无奈,医院一方也是委屈万分。

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杨朝恒从医多年,他说,很多患者认为,他们是消费者,掏了钱就要看好病,病没治好就是医生的错。其实,人体千差万别,医生不是神,在人类疾病面前,常常也非常脆弱。

杨朝恒说,有些人认为,医生看病是为赚钱吃回扣,无论是病人还是家属都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那就是“医生不值得信任”。这种心态与时下医疗资源紧张、看病困难等大背景有关。再加上发生医闹事情之后,法治制约力度不够,行政干涉乏力等因素,加剧了患者“闹”医院的后果。

“其实医生也是受害者”,杨朝恒说,医患纠纷表面上是诊疗结果与患方期待落差大造成的,但深层次原因是社会矛盾堆积过多造成的。他说,现在大医院的病人人满为患,医生们天天都在满负荷运转:每天6点多一睁眼就开始忙活,有时抢救病人整夜不能休息。职业的门槛越来越高,还要不断地学习、进修、发论文……重压之下,不少医生很难再有职业激情,疲惫易怒已经成为他们的常态。

“医生和护士不应该成为社会矛盾的出气筒……当一种职业从业人员的人身安全都不能得到保障的时候,谁还会再待下去。当无医可治时,您的健康谁来保障?”一位年轻医生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

一起医疗纠纷的“完美解决”

虽然事情过去了近3年,但谈起发生在南阳的这起“医闹事件”,很多医护人员都记忆犹新。2011年10月12日,一名姜姓患者在该医院做剖宫产手术时出现意外死亡,家属极度不满,召集了100多名亲属,抬着存放死者的水晶棺停放在门诊大厅,在医院门口搭设了灵台,摆花圈,放鞭炮,哭声一片,使医院的工作陷入瘫痪。

在此情况下,医院方给南阳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打电话,申请其帮助处理此起纠纷。

随后,南阳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派出调解员魏武、王超和黄华光前往现场,调解员们在弄清楚纠纷缘由后,立即召集医患双方代表现场调解,当天一直调解到凌晨3时,双方情绪才稳定下来,患者一方同意将水晶棺移到一边,打开医院的大门,并表示调解期间不再哭闹、放炮、堵大门。医院方也同意坐下来谈。

事情虽然有了转机,但接下来的调解依然困难重重。对患者而言,产妇死亡,造成三个家庭动荡,死者丈夫抱着刚出生就没了娘哇哇直哭的孩子,娘家失去女儿,婆家失去儿媳,局面十分凄惨。而院方则认为尽到了职责,不应承担责任。

调解员们持续工作了两天三夜,用真诚打动了双方,终于使双方于三天后达成了调解协议,院方同意一次性支付患方19.9万元作为补偿,患方家属对此表示谅解。

参与此次调解的调解员魏武说,此次调解令医患双方都能接受。对患者家属而言,如果不是南阳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介入,最终的解决办法可能是走司法程序,不仅耗时费力,而且举证困难,赔偿也不知何时能到位。而对于院方来说,一旦走司法程序,要付出更多精力应对官司,倘若败诉,各种赔偿加上诉讼费用可能会付出更多。

“第三方”来化解矛盾

“应该说,我们是全国首家成立医

疗纠纷人民调解专业组织的。”5月28日,南阳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魏栓告诉记者,2004年3月,结合南阳市医疗纠纷逐年增多的现状,从维护社会大局稳定和群众利益的角度出发,南阳市司法局和卫生局联合下文,决定成立南阳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2007年改为“南阳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医调委属于行业性人民调解组织,专门受理和解决医方与患方之间产生的医疗过错、过失、侵权等赔偿纠纷,日常工作接受市司法局、市卫生局的指导、管理和监督。“目前在南阳,一旦发生医患纠纷,医院一般都会申请由医调委介入调解。”

魏栓说,以前,处理解决医疗纠纷主要是通过医疗机构自主调解、卫生行政部门调解和诉讼等三种方式,医调委的成立,使医患双方解决医疗纠纷多了一条新途径。成立10年来,医调委先后聘任了105名公、检、法、司、卫生、医疗、法律方面的专家学者担任调解员,他们发挥调解职能,分析医患纠纷的特点,研究医患纠纷的规律,探索调解医患纠纷的新途径。10年间,医调委调结675件,调成率占99.5%。

南阳市中心医院医务科科长付莉萍常年处理医院的医患纠纷工作,她说,一旦发生医患纠纷,一般都会申请由医调委来调解,他们是以第三者的身份介入,对于患者或院方而言都有较高的信任度,确实能减少医患之间的对立和冲突,并且很多调解员在医疗行业都有丰富的经验,会从客观公正的角度提出解决方案,因此有利于纠纷的解决。

近年来,作为突破传统解决途径的专业组织,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在全国遍地开花。

5月5日,全国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工作现场会在天津召开。会议通报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建立医疗纠纷人民调解组织3396个,人民调解员2.5万多人,55%的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有了政府财政支持。2013年共调解医疗纠纷6.3万件,调解成功率达88%,有力地维护了医患双方合法权益,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

实践证明,人民调解在妥善化解医疗纠纷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已成为医疗纠纷第三方调解的主要模式。

然而,医调委在实际运作中也面临着不少问题,甚至尴尬。魏栓说,医调委属于公益调解组织,不收取任何费用,因此经费保障是最大困扰,日常工作全靠调解员们的热情和无私奉献,有时连交通、文印费都无处报销。此外,人员培训、机构协调和奖励机制等问题都有待完善。(记者 尹海涛)

济南工服订制

蚌埠订制工作服

龙海职业装制作

丽江定做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