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蹭疫情防控热点有用吗追查细节森远股份巨亏3亿难掩尴尬(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9 13:38:24 阅读: 来源:插销厂家

蹭疫情防控热点有用吗?追查细节森远股份巨亏3亿难掩尴尬

一场疫情,就像放大镜,让不少A股上市公司的短板愈发显得明晰。

在这场已持续一个多月、举全国之力抗击疫情的战役中,不少上市公司通过公告、互动平台、官网官微等渠道想方设法给自己贴上“疫情防控”标签,原本,积极投资相关防疫项目是履行社会责任的一种体现,然而,有的上市公司勉强牵手疫情防控的初衷却不单纯,之所以蹭热点,不外乎是想短期内刺激股价大幅上涨。此外,这一动机的背后,有的还可能是为了配合股东减持。

2月27日晚间,鞍山森远路桥股份有限公司公告披露,公司被列入辽宁省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这则将其拉入“疫情概念股”行列的公告一出,森远股份立刻录得一个涨停。

随后,3月2日开盘前,森远股份即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说明被列入防控重点保障企业对其经营业绩的影响及可持续性,以及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情形。

森远股份到底有多少“疫情防控”成分?结果尚需等待关注函回复,但森远股份连续两年亏损的颓势已是其不得不面对的窘况。2月29日,森远股份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净利润为巨幅亏损3.04亿元,亏损额较2018年亏损9667.49万元同比大幅扩大。

值得关注的是,伴随业绩持续下滑,森远股份实控人、股东及高管都在频繁减持公司股份。

对业绩的影响及可持续性如何?

2月27日晚,森远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被列入辽宁省级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及国开行应急贷款企业名单。从相关信息看,森远股份主要产品为多功能抑尘消毒雾炮车、多功能高压消毒清洗车、消毒液喷洒车、全自动垃圾桶消毒车。上述产品通过各自方式进行消毒杀菌,消毒作业效率极高,有助于抑制病菌滋生,控制疫情传播与蔓延,对疫情防控具有重要作用。

企查查显示,森远股份成立于2004年,2011年上市,主营业务为公路养护高端设备制造业,主要产品包括沥青路面再生设备、拌合设备、除雪设备及市政环卫设备等。

在公告中,森远股份表示,公司被列入重点保障企业名单等,有利于公司扩大产品宣传推广力度,进一步提高产品市场竞争力和占有率;同时,体现了公司较高的社会责任感,公司也将享受相关的政府扶持、税收优惠等政策,对经营发展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受此公告影响,森远股份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0%,2月28日当天涨停。2月26至2月28日涨幅13.44%,累计偏离值22.76%。

涉嫌蹭热点的公告与股价的异动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

3月2日开盘前,深交所向森远股份下发了关注函,要求说明被列入防控重点保障企业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及可持续性,并要求回应是否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质疑。

对于蹭热点的套路,森远股份已经是一位“老司机”了。

2019年6月20日,森远股份通过深交所互动平台主动硬拽着“垃圾分类”概念不放,于是,在6月21日至27日期间,森远股份连续5个交易日涨停,两次达到股价异动标准。

2019年6月27日晚间,森远股份因表现“出挑”收到深交所关注函,与此次问询函一样遭到是否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质疑。

值得关注的是,7月1日森远股份披露的回复公告显示,环卫设备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占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仅为3.64%。数据面前,森远股份不得不坦诚,“该类设备占公司主营业务销售收入总额及比不大,且该产品毛利率较低对公司产品利润贡献不构成重大影响”、“公司产品虽然涉及环卫产品,但环卫产品为公司近年来新开发的产品板块,其产品市场影响力及市场资源有限,产品销售收入占比很小,不足以支撑公司业绩或对公司经营业绩影响很小”。

在7月1日的回复公告中,面对深交所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质疑,森远股份做了否认,“本次互动平台上投资者的提问不涉及公司内幕信息”,但现实数据和实际情况都在指向——“环卫设备”仅是森远股份的一个小业务板块,森远股份难逃蹭热点嫌疑。

连续两年亏损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事实上,最新披露的2019年业绩数据也在告知市场,垃圾分类业务对森远股份而言几无实际业绩贡献,实际上也落实了2019年6月间森远股份蹭“垃圾分类”热点的嫌疑。

2月29日最新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森远股份2019年实现营收2.57亿元,同比下滑31.25%,净利润巨亏3.04亿元,同比大降214.74%,亏损额同比大幅扩大。

值得一提的是,近三年来,森远股份营收净利连续双降,业绩呈现明显的颓势。2017年实现营收4.07亿元,同比下降11.16%,净利润5542.29万元,同比下降27.52%;2018实现营收3.73亿元,同比下降8.2%,净利润亏损9667.49万元,同比下滑274.43%。2019年继续扩大亏损面之后,森远股份已经连续两个年度亏损。

在2月29日的业绩快报中,森远股份解释业绩下降主要是由于2019年受宏观因素影响,主营业务产品销售额同比下降,同时,受宏观经济去杠杆,应收账款回款缓慢,导致资金紧张,部分订单原料采购滞后,未能如期完工。

此外,研发支出同比增加、投资收益下降、政府补助同比减少、计提坏账准备以及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同比大幅增加等多项因素共同导致2019年净利润大幅度下降。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此前在2月3日披露的《关于2019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显示,森远股份2019年巨亏主因是资产减值。公告显示,2019年森远股份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合计2.25亿元,将减少公司2019年度利润总额2.25亿元。依照业绩快报的净利润亏损3.04亿元的数据,资产减值占总亏损额的74.01%。

数据同时显示,2.25亿元资产减值准备具体包括单项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减值损失1.40亿元,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7949.16万元,无形资产减值损失522.30万元。

应收账款占比一直高企长期对森远股份经营产生不利影响。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季度,应收账款分别为4.44亿元、4.48亿元、4.08亿元,均超过同期的营收。

数据还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森远股份对吉林市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共计10家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为2.18亿元,主要为森远股份销售除雪专用车及沥青拌合设备形成的应收账款。

森远股份2月3日公告称,上述客户主要为政府部门,近两年中央压缩地方债等政策的实施,直接影响了其财政支付能力,导致其资金周转、信用评级及日常经营不断恶化,部分相关业务出现停滞,公司对上述客户的应收账款出现重大逾期。公司多次派人前往上述客户进行沟通、催收、甚至发送律师函、诉讼,但回款仍不理想。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森远股份预计上述应收账款可收回金额为5398.74万元。预计上述应收账款可收回金额与应收账款账面价值的差额为1.64亿元,2018年已经计提2417.99万元,剩余的1.40亿元将全部在2019年计提。

减持大戏频繁上演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在2019年6月蹭“垃圾分类”热点期间,森远股份董监高进行了频繁的减持操作。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按照关注函要求,森远股份在2019年7月1日的回函中列出了在2019年5月26日至6月27日期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松森,董事长齐广田,副董事长、总经理孙斌武,监事会主席薛萍,监事会主席薛萍配偶都元学,监事张秀杰,技术总监韩文韬等7人29笔减持交易,合计减持463.97万股,套现金额共计2476.71万元。

在2019年7月1日回函中,森远股份曾明确表示,“经核查,公司5%以上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直系亲属未来6个月内,不排除继续减持公司股票,公司将严格按相关规范要求预披露减持计划。”

此后的事实也表明,森远股份实控人董监高等相关人士的减持大戏不断频繁上演。

据2月4日最新公告显示,森远股份实控人郭松森自2019年7月至2020年1月累计36次通过集中竞价方式611.41万股,占总股本比例1.2627%,减持均价从3.49元至4.31元不等,累计套现约2400万元。截至目前,郭松森仍持有1.82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37.68%。但郭松森已将其所持股份的83.31%进行了质押,累计质押1.5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41%。

数据显示,森远股份董事长齐广田在2019年12月11日、11月29日、11月28日、11月20日和21日,分别减持155万股、30万股、126万股、432万股、225万股公司股份,减持股份数量共968万股,累计套现超过3000万元。

3月3日披露的《关于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减持计划期限届满的公告》称,中元股份董事王恩义、于健、周伟及高管赵艳红于2019年8月2日披露的减持计划期限已届满,上述四人尚未通过任何方式减持公司股份。

此次森远股份涉嫌蹭“疫情防控”热点,深交所关注函也要求森远股份自查公司控股股东、持股5%以上股东、董监高人员及其直系亲属近一个月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以及未来三个月内是否存在减持计划。新的回函,将揭晓有无减持大戏。

碳化木厂家

地埋式箱泵一体化

环保用电监管

工业制氮机

哪里可以买到正宗阿拉善沙漠野生肉苁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