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我今日便是要成立一个王子川粉丝会啊马睿菈

发布时间:2020-10-18 14:51:15 阅读: 来源:插销厂家

一周之内连着看王子川两部戏。一部是他早先的作品《非常悬疑》,一部是他作为主演的《开放夫妻》。

《开放夫妻》谢幕还没结束,我就忙不迭地先发了一条朋友圈。

一年前在上戏红楼排练厅里,看他联排。其他细枝末节忘了大半,只记得他饰演的丈夫宣布要自杀,于是他一下子蹿上了排练厅的窗台,在上面说了半天词儿都没下来。

当时我惊讶,怎么会有如此松弛的一位演员。而在《开放夫妻》的台上,他洒脱自如的状态达到了极致。

他从不吝于把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变为表演的武器,他在地上匍匐,把着舞台的灯架瞪圆眼睛,拍遍全身“为爱鼓掌”,反复调戏第一排的观众,在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他这种吊儿郎当状态之时,对自己珍视的东西又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每次要描述一个演员表演有多好的时候,我就痛恨语言的无力和戏剧传播的局限性,没法将一段视频摆在大家面前看。但如果你恰好和我一样看过他演的《非常悬疑》和《开放夫妻》又或是《枕头人》,想必能懂。

我认识的大部分好演员对待舞台的状态都异常庄重,像是在舞台上燃烧自己的生命;而王子川在舞台上的状态就像点火烧饭般自然,像是能一直待在台上过日子。

在还是个普通观众的时候,就隐约一直听到“王子川”的名号。说是一个长在北京上戏念书的小爷,自己攒了一拨儿人,可劲儿地做戏。

那时的可当代还是周可老师执掌,一个会朗读《山羊或谁是西尔维娅》以及《阴道独白》这类剧本的独立艺术空间。子川在一年的时间里在可当代出了五六个戏,有自己写的《狗跳墙》,《我叫水冰月》,也有灵感来源于名著的《狂聊斋》和《奥菲利亚》。

这些戏都是纯纯的小剧场范儿,几乎没有布景,全靠表演支撑,故事天马行空,留下的演出视频里全场都在不停地大笑。

他曾经的剧团叫“戏子合作社”,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做戏的那几年里都没顾得上注册个公司。2013年他开始休息,暂停了自己的剧团活动。

所以,我看过他的第一个戏,造型是这样的。

2014年他开始以演员的身份复出,在《十万个冷笑话》的舞台剧版本里,他扮演的角色是“鸟不拉屎大魔王”。

认识我久一点的朋友可能会知道,我对于这类娱乐导向为主的“IP戏”向来敬而远之,而那天我和满场的中学生一起笑成了个傻逼,顺带留下了对王子川的第一印象。

哪怕是在这种无厘头喜剧里,他更多的引人发笑的方式也是靠节奏的变化和思维模式的突转,以及对于肢体表演的娴熟运用。

这两个月,《非常悬疑》又演出了一轮,不管是上海还是北京的观众,都爱死了他。这部戏的来源就如他在戏里所说的,几年前上海悬疑剧市场正火,投资人说“你写一个悬疑剧我就给你投钱”,于是就有了这么一部戏。

这部戏自然没写成悬疑剧,却更像是《糊涂戏班》或是《演砸了》这种突发各种意外情况的佳构剧。一个准备演出一部悬疑剧却遇上剧组罢工的导演,与一个临时来剧场帮忙的志愿者,稀里糊涂地演出了一整场。

整部戏就这么两个人,表面上玩得特别疯,而内核却是一个不断自我指涉的“元戏剧”作品。两个人不断在角色和演员中切换和自我思考,最终虚构和现实融为一体。

说起来,他参演的另一部戏《枕头人》,文本上也有这么自我指涉的一环,不过它在国内上演比《非常悬疑》要晚上两年。王子川在剧中饰演的男主角作家卡图兰,在迷妹的眼里,他“纤细而敏锐,孤僻又桀骜,很善良,但又有一丝冷漠,像一只受惊的黑猫,又像一匹优雅的斑马。”

依维柯C型房车厂家

上海回收数控刀具

镀锌无缝管

相关阅读